朝阳县| 白荡海小区| 掰子| 白楼村委会| 巴彦塔拉苏木| 沙圪堵| 博湖| 淮滨县| 北龙港镇| 坂田村委| 安成| 南溪| 瑞昌市| 傍水支路| 八力乡| 化州| 安定小学| 北利牌坊| 郁南| 金门县| 坝咀| 绥芬河市| 八角岭垦殖场| 滨海| 白桦山村| 北丽桥嘉兴二院| 艾叶镇| 北二村| 安乐区| 北里王骨科医院|
换颜色

发布:出租 | 求租

发布:出售 | 求购

首页 > 资讯中心 > 推荐微博

黄渤:踮起脚尖,就能够到梦想

作者:何梦舒 时间:2014/2/21 17:44:00 来源:《环球》杂志

摘要:黄渤最近特别忙——春晚,话剧,电影节。在刚刚过去的春晚上,黄渤身穿一身蓝色工服,被网友拿来和爱马仕的长腿男模相比较;2月初,由他和袁泉主演的孟京辉话剧《活着》,先后在德国汉堡塔 ......

黄渤最近特别忙——春晚,话剧,电影节。

在刚刚过去的春晚上,黄渤身穿一身蓝色工服,被网友拿来和爱马仕的长腿男模相比较;2月初,由他和袁泉主演的孟京辉话剧《活着》,先后在德国汉堡塔利亚剧院和柏林德意志剧院上演;由他和徐峥等人主演的宁浩电影《无人区》,也入围了柏林电影节主竞赛单元。

话剧《活着》改编自作家余华的同名小说,在国内演出时就票房口碑双丰收,这次前往德国,是作为“2013/2014中德语言年”的交流项目之一,也是中国当代戏剧首次进入德国主流戏剧界。

隔一段时间要回归一下话剧

《环球》杂志:《活着》这部话剧走出国门演出,你的心情是怎样的?

黄渤:戏剧对于中国来说是一个舶来品,在西方已经有很长历史,而德国又是戏剧在欧洲的一个重镇,这里有太多优秀的戏剧家和表演艺术家。所以,在这样的戏剧重镇里,又是在这么有威望的两个剧院里演出,对我们来说当然是一件很值得高兴的事情。如果德国观众也能够认可这个话剧,我们就更高兴了。

一开始有点担心的是,我们中国的故事和历史背景,德国人能不能看懂。但是第一天在塔利亚剧院演完以后,担心就不存在了。第一天演出结束后,大家都起立鼓掌,持续好长时间,谢幕也谢了好多次。剧院老板说,他们的剧院一年里大概也就有一两次演出会出现这样长时间鼓掌的场面。

外国观众对于话剧中的一些细节可能不会把握得那么全面,但对于命运、悲喜、爱,大家都有共通的情感,所以演出障碍不存在。观众会跟着故事的流淌,情绪波澜起伏。到演出最后,好多外国观众也特别激动。那时我的心就放下来了。

《环球》杂志:接到这个角色时,你是怎么去把握的?

黄渤:其实接这个戏之前也有点担心,它是孟式风格的话剧,但同时又是一个纯现实主义的作品,这两个怎么能结合到一块,我当时真没太想出什么结果来。但也正是因为这样,让我觉得比较有意思。

孟京辉属于放养式的导演,他不会给演员条条框框。他有长时间的经验积累,有一个高度很高的审美和对戏剧节奏很好的把握,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我会在他给的空间里玩命地去想,换不同的桥段,换不同的表现方法。

《环球》杂志:在经过这么多场演出后,对于《活着》这个故事,你有怎样的个人体会和感受?

黄渤:一开始看这个小说的时候,看到说这不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不是一个与命运为敌的故事,这是一个与命运为友的故事。粗浅地看完之后,你会想,这不是悲剧是什么,还要怎么样?但经过排练,开始深入后,你慢慢能够体会,为什么是与命运为友——就是你没法抛弃命运,也没法改变它,只能选择与它为友。

从出生开始,命运就像影子一样一直跟随着你,随着你高兴而高兴,到最后随着你的消失而消失。我们在剧本上、表演上,以及音乐、灯光的运用上,都会略收一些,不希望大家在一种悲伤的大情调里边去看待这件事情。比如福贵儿子死了以后那场戏,有一大段悲伤的宣泄,但之后马上给出的音乐全都是快乐的,舞台色彩也极为丰富,就是希望大家能够跳脱出来一点。

首页  上一页  1  2  3  下一页  末页

更多精彩新文尽在地产资讯首页

微博文章

颜色浏览

更多友情连接>>

Copyright 2003-2010 IEfang.com,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证050679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09635号

客服热线:2018-04-2627

北京英特房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责任公司

冈东镇 溪底 才谷坑 合作镇 牛古吐村
西通乐 巴音沟牧场 官仓寨 廖湘萍 邵庄南
伟德体育 一起娱乐 万博manbetx官网 现金棋牌娱乐 申博138娱乐